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偷,其樂無窮(連載)


 ?。梗纺陞⒓拥墓ぷ?,家里反對我去酒店工作,我倒無所謂主要剛剛和我的初
戀分手想找一個離家遠不回家的工作,外加上剛剛步入社會嗎還是一張【白紙】
嘿嘿,我一個大哥介紹,一家國際五星級酒店馬上開業招人我就去了,短暫的工
作領導非常認可我就變成了客房部庫房管理員,現在還在懷念做庫管的日子太爽
了太滋潤了,我那個大哥也正好全家移民,離酒店不遠的一個老樓房房間不大十
分的宿舍樓,樓齡可不短了也不準備買了,給了我鑰匙讓我自己住雖是房間小點
但是當個炮房足矣。
  人品不錯或是確實是會做人很快的就成為一群客房部小弟小妹們的大哥,各
個地方也吃得開,沒事下班喝酒集體出游,雖說上班1年多短暫的交過兩個女朋
友但都沒啥感覺很快就分手了,反倒是我那群小弟們一個個都有了,哎!真是失
敗,很快我除了不管日??头繕I務工作外客房部的所有具體事情我都管了,加上
外方老大很是看重我,我也格外賣力氣,沒有女人的日子就用手和工作去抵消吧。
  【勇哥,我在醫院呢,昨晚上喝完酒跟人飆車去了,摔了腿骨裂要休息一段
時間了?!?br/>  打電話的是我一個最要好的一個同事、小弟、徒弟,我管的業務越來越多,
就分出來一點庫房的事情讓他來,對他來說不用再樓層當服務員就是天大的幸運,
也是對我很崇拜吧,他女友也是客房部的是洗衣服的收發員,他愛好騎摩托不知
道從哪里弄來的走私摩托車,經常晚上去飆車,之前不是沒有過出事故,不過這
次挺嚴重的。也沒辦法休息就休息唄,【小余,怎么摔得啊,車嚴重嗎摔得  】
  【哈哈哈哈】
  【我去、勇哥啊,車不叫事,我有事啊,昨晚上喝完酒本來找個妞剛打了一
炮,幾個韓國留學生打電話要賽車,還要后座有女人的,我就帶著那個妞去了,
結果她害怕坐后邊來回動,結果一個彎道超車,讓TM高麗棒子給別了一下就飛
出去了?!?br/>  【那女的呢?】
  【勇哥啊,你就不問問我嗎?】
  【肏,你活該,那女的不是小陸吧?!?br/>  【不是,這兩天鬧了點小別扭,哥,可別說我帶這個女的啊?!?br/>  【行了,這是我還不知道嗎,你就踏踏實實的養著吧】。
  掛了電話,隨口罵了幾句,沒當回事,過了大概半個月了吧,正點著煙看黃
書呢,手機響了一看小余,【怎么了,在床上歇著煩了,想上班了???】
  【勇哥,出  出事了?。?!】小余慌慌張張的在電話里,他的毛病一著急
就結巴。
  【怎么了?】我感覺他很正式應該是卻有嚴重事情。
  【我  我在家呢,然后今天小陸不知道,為  為什么沒上班,來我家了!】
  【你TM真夠煩的,你慢慢說,我聽著都著急,去你家了怎么了?你丫在家
擼管呢】我半開著玩笑的說著。
  【嗨,要是擼管呢就好了,那天那妞過來找我了,我倆正他媽膩呢,她剛要
準備給我口一下,陸卿就敲門了?!?br/>  【那又怎么了,又沒當場捉奸在床,你怕什么??!】心里還挺羨慕,他媽的
臭小子在家養病還有送上門的,肏. 【關鍵是,關  關鍵是,我半天沒開門,
然后進來都是大  大紅臉,陸卿進來沒一會兒那妞就走了,最他媽肏蛋的是
是  那  那  那SB妞帶他媽一個套放我床邊上了,準備用,肏,給忘
了,陸卿直接就  就  看到了  】
  小余還說了好多好多,我就得太可樂了,后邊就沒聽清楚,【那小陸呢?】
  【翻車了唄,反正我是什么都不承認!勇哥,我咋辦!】
  【能怎么辦,咬緊牙關,什么都不承認,好好勸勸,過幾天等小陸稍稍平靜
點了,再好好聊聊,沒事,我的經驗真有事,就不是光鬧翻了】
  【對  對】  
                二、
  頭幾天還想這個事情,上下班或是在酒店里偶爾還能看見陸卿,可是我察言
觀色好像并沒有什么事情,也就忘了。除了給小余打個電話胡亂聊了幾句也就過
去了。
 ?。对鲁趿?,北京沒有春天,5月底開始就熱得根下火一樣,還好這個時候只
是干熱暴曬,未進伏天我就無所謂,可是夏天本就是個讓人犯錯的季節,滿大街
的大白腿啊,更有甚者的女人嘛都不滿足露胳膊了露肩、露臍,哎!那個年齡的
我,我一晚不能沒有毛片黃書啊,有時回父母家公交車上都能給我蹭硬了,還好
上下班就是騎自行車,好幾個月沒有女人了,右臂肌肉明顯增加了,手都更有力
氣了  哈哈哈!
  小余的事情過去了半個月了吧,我都快忘了,下班出了酒店有點渴,看著天
上的夕陽我不禁仰天長嘆?。骸窘o個女人吧,哪怕只是個女人呢!】說完點了支
煙準備去買瓶可樂殺殺精,可是一轉身,身后陸卿就那么站在那里看來剛才的話
他是聽見了,真尷尬??!  
  【也是剛剛  剛剛下班啊】這不是廢話嗎,都是正常班又穿著自己的衣服
不是下班是干嘛???哎!和小余待一起時間長了我都養成結巴了。
  【嗯】陸卿只是隨口嗯了一聲,然后點點頭!
  我很敏感,很敏感的人,天蝎都是敏感的人,因為我和陸卿相當熟了,當然
這里是因為小余的關系,我們幾個人經常一起出去玩啊,K歌啊啥的,即便是有
時只有我們倆個(工作的原因?。┮彩橇牡煤茈S意,嘻嘻哈哈的胡鬧啥的,可是
今天剛剛那一刻我感受到的是冰冷,是寒冷,甚至有一絲不屑摻雜在其中,我I
7的cpu高速的運轉,是因為小余,肯定是,看來那件事還未完全過去呢。
  強顏歡笑也好,為了我剛才的面子也好,為了小余的面子也好,那也要和陸
卿聊下去,【怎么樣,你們洗衣房沒什么活吧,夠熱的,你看你天天的在蒸汽里
靠著,皮膚越來越白了啊】我真覺得我說這話挺傻的。
  【嗯,還好吧】陸卿還是沒太說什么,好像是無關擠出來的笑隨口答應了一
句,然后就緩步向車站走去了。
  我發誓,當時啥都沒想,就是覺得不管是誰要是這么給個女人給冰了有點沒
面子,所以我也就推著跟著向前,一步步的好像是也沒說什么話,如果哪天我沒
有跟陸卿一起走向公交車站應該就不會發生后邊的這些事情了??隙ú粫?,我是
這么的仗義、如此的善良、怎么會做出上弟妹這樣的江湖大忌呢  
  走到車站陸卿好像是能多聊幾句了,但是我還是感覺她有些拘謹,有些沮喪,
有些不想說話,【回家?還是去小余哪里???】我終于說出正題了。
  【回家】
  【哦,你不去看看小余了,他怎么樣了???能下床蹦了吧,呵呵???】
  【他蹦不蹦不還是那樣嗎???】陸卿不冷不熱的回答著我,我好尷尬啊,臉
上應該都寫著尷尬了!
  我說了,哪天如果我沒推著自行車和陸卿在車站等公交車就絕不會發生后邊
的事情,真得,因為那一天不知咋了,陸卿要做的公交車都要30分鐘了也沒來,
還不容易來了一輛才知道中途修路,只發區間車,陸卿要倒車不能直接到家了,
就是這樣那輛車來了她也沒上去人實在太多了。
  腦有病啊,應該是精液指揮大腦了,但當時那一刻應該不是,我只是想找個
人聊聊天,擼點串,這么熱的天氣,我自己回去也是一個人,況且我準備勸勸陸
卿,做一個大哥應該做的事情,【這樣吧,咱倆吃點烤串去吧,等晚點人少了你
再回去,我再給他們幾個打個電話看看誰沒走呢,一起喝點大熱天的???】詢問
但是并不迫切的眼神看著陸卿,她眼中突出了一股子極大的猶豫,幾秒,十幾秒
 【好吧,人太多了,別叫別人了,感覺有點累了找個地方吃點就行,晚點人
少了我再走!】也對啊,我找酒店的兄弟過來,看到我和我小弟的女友在一起,
叫什么事,吐沫星子淹死人啊。
  很自然的陸卿就和我一起去找餐館了,我也是很自然就往我住的那個方向去
了,一呢是我知道哪有一家燒烤店味兒不錯,二呢真的就是習慣,走著很慢不一
會兒到了那家飯館了,點好烤串,要了兩倍扎啤,陸卿說要一杯常溫的,天很熱
啊,很快一人一杯就喝完了,陸卿很能喝,這我是知道的我們一起出去,她一個
女的曾將連著干了3杯扎啤,除了臉紅沒事。
  【老板,兩瓶白牛二!】
  大寫的呆字【干嘛啊,白牛二,兩瓶?。???你想把我灌醉了,然后呢,我
告訴你,我很保守的  】
  【哈哈哈哈,美得你】
  【放心吧,我會負責的,呵呵】
  【我真喝不了,一瓶就夠了】
  【沒事,你喝不來了我喝】
  陸卿這哪是喝白酒啊,一杯一杯又一杯,我剛喝了半杯,陸卿自己就灌了自
己3杯白酒了,【小陸,小陸,你干嘛啊這是,別喝了,吃口東西,才吃了3個
串  】
  【沒事,這點酒,你是男人嗎,你看你這酒喝的,慫包,嗯  嗯  】
  陸卿的酒量再好,即便是任何人酒量再好也不能這么喝,【小陸,我知道你
能喝,你別我能喝,但是我是不是男人這個不在酒上!知道嗎!】
  【在,嗯,在什么上哦  】陸卿的舌頭都有點問題了,肯定喝多了,【在
床上啊,哈哈哈哈,你就吹牛逼吧,說啊,說,一夜七次郎,你是嗎!】
  【7次,我肏,我最高記錄13次呢一晚上!】。
  【哈哈哈哈  】陸卿的臉紅的像個桃子,兩眼都快瞇成一條線了,身子還
不住的搖晃搖晃的,喝多了,不過喝多了也就口無遮攔了,尤其是說到了男人尊
嚴的問題【13次,哦,13,路易,13的呵呵,13次,哦,哦,一分鐘一
次啊】呵呵,陸卿的小嘴笑開了花。
  【瞧不起人吧,那我可是勇戰一晚啊,第二天那女的早上都起不來了,知道
吧。1分鐘,你以為你們家小余呢,他是不是直接射門口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呵呵】口無遮攔啊,我說這干嘛,陸卿眼神很明顯的呆滯了一下,整
了整身子,又是一口杯白酒。
  沉默,沉默,沉默  
  【啊,來來吃,要不涼了不好吃了!】
  還是沉默,沉默,沉默  
  陸卿又是一口杯下去了,她的酒都沒了,低頭伸手要拿我的酒,我一下就給
搶過來了,【給我,給我  你給我  】眼神中充滿了極大地怨氣、戾氣,和
一種慌亂迷茫  
  【嗚嗚嗚】她哭了,(這個情節是不是很老套)邊上吃飯的人都在看我,陸
卿大哭大鬧,我很清楚陸卿的性子,是個很爽快的女人,哭還是因為小余的事情,
哭吧哭出來就好,我趕緊起身坐到了陸卿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你喝多了
小陸,別喝了啊,別喝了】  (此處省率無數字)
  【我知道是因為小余的事情是不是】我這樣說沒毛病,我知道肯定是因為小
余,但是不能挑太明。
  【哼,哼,你們都早知道是不是,你們都早知道是不是  】陸卿沒有抬頭,
就是反反復復的嘀咕著這一句話。
  【我,我  】小聲說了幾個我字還是沒往下說。
  【你們都早就知道,就我不知道,就我不知道,就我不知道  】
  小陸猛地一甩頭,直勾勾的看著我,但是眼神里沒有意思的清醒,就是迷茫
【你們男人都是這樣,是吧,看著碗里,想著鍋里。是不是  】
  【不是,你看你,你喝多了  】
  【你】還沒說下一個字,陸卿就直直向我撞過來,我下意識的一閃頭,陸卿
的唇親到了我的臉頰,那一瞬間酒產生的熱和性產生的熱全都沖上了頭頂  
                三、
  前兩篇都是鋪墊,我不喜歡上來就插啊干啊肏啊,那還不如直接看毛片,循
序漸進,這篇開始就要有肉了。
  我慢慢的扶起陸卿,感覺小陸有點眼神迷離,應該是迷糊吧,就聽著她嘴里
嘀嘀咕咕的【我不夠好嗎,我不夠好嗎,我不漂亮嗎,為什么為什么  】讓陸
卿趴在桌子上,我去結賬,老板那個眼神啊,充滿著猥褻,我就肏. 又不是你閨
女。
  【陸,小陸,怎么樣啦,咱們走吧】再呆下去也沒用了,這頓飯才吃了不到
1個小時,外邊天還沒黑呢。
  【嗯,嗯,我沒事,我沒事,沒】咣當陸卿扶著桌子剛剛站起來,一屁股就
摔在地上了,我趕緊扶她起來,【沒事,沒事】喝多了的人不會疼,話還沒說完,
陸卿就睡著了,我去。我只能慢慢的扶她走出了飯館兒,幸好陸卿不沉,可是喝
多的了人也真不好扶,連摸代扶的還別說這丫頭胸還不小,平時看不出來啊,我
也夠傻的,把陸卿扶上自行車后座了,這費勁,小陸就這么坐在后座上身子向前
趴在車座子上,幸好沒人把我當陳人販子。
  推了兩步,不對勁,我推著醉成一灘泥的陸卿去哪啊,用力推了推她【喂喂,
你家在哪?。??我打車送你回去】【嗯嗯嗯  】沒用。拿出手機要給小余打電
話,哎,怎么打,怎么說,他在家養傷,我告訴他你女朋友和我在一起,喝多了???
不行,這怎么行,可我也不認識陸卿家啊,再說就是認識我送她回去,她父母怎
么看,問別人更不行了,把自己兄弟女朋友灌高了怎么解釋,慢慢沉思,也就慢
慢的推著車向我住的地方用力緩慢前行,途中遭受了無數的路人的各種各樣的奇
異目光。
  【小陸,要不今天你就湊活在我哪里睡一宿吧,你都這樣了,怎么回去??!】
這話其實是我對自己說的,陸卿都已經醉成這個樣子了,能聽見什么啊,她也就
是哼哼唧唧的算是回復了,好累啊好沉啊,出了一身的臭汗,還不容易把她推到
了我住的樓下,【小陸,慢點啊我扶你下車,哎,哎】【喔,喔,喔  】將小
陸扶起的那一刻,噴了,噴泉了,小陸的嘴里連酒還帶著不知道是什么噴涌而出
 ,我的身上,她從T恤、7分褲上都是嘔吐物,惡心死我了,惡心死我了
事后我倒想過,那時小陸到底醉沒醉,為什么耐克鞋上一點都沒有????

  也不知道是怎么把她連拖待扶背上了樓,9層啊,電梯里招人白眼,她倒是
好吐完了繼續睡,但是明顯感到臉色很白了,沒那么紅了,進了屋我就癱在地上
了,前邊說了這是個老屋子我那大哥他們臨走時把部分東西集中在小屋里鎖好,
我就用大屋、客廳、廚房、衛生間。說是客廳,但是我不知道有么有北京人看這
篇文章,70年代的北京蓋得那種老宿舍樓客廳實際上就是一個過廊,小的很,
實際上能住人的就只有大臥室了。
  喘了半天氣,總算是緩過點力氣了,看著同樣是躺在地上的陸卿,我還真是
沒有怎么仔細的像現在這樣觀察過她,陸卿其實挺漂亮的,屬于我喜歡的那種吧,
大眾女人,瓜子臉,小小的鼻子,就是嘴巴有點大,我說小余為什么說她是個敞
口壇子啊,現在閉著眼呼吸還算是平穩,忍不住又把頭往前探了探,我的嘴和她
的唇已經很近了,還是有點酒味,余光發現了新的景色,坐騎身子看著,因為剛
才的嘔吐,因為剛才的連摟帶抱連扶代背,陸卿的衣服已經是凌亂無比了,本就
是夏天,穿的又少,半個胸罩及肚皮已經露出來,再一次的趴下身子,
  『胸罩還是挺性感的嗎,蕾絲的,』胸罩另一邊還被T恤蓋著,但是露出的
胸罩因為來回的扯動,淺紅的乳暈已經露出來了,隱隱約約的小奶頭藏在了蕾絲
花邊中,我離的很近,近道伸出舌頭就能舔到那乳頭,她應該是沒醒,應為我離
得這么近,陸卿的呼吸并沒有急促,『這丫頭,看著不大,可是剛才明明摸到了
手感不錯啊,嗯,應該是不大』太大了不好,沒有美感了,我不喜歡,腦中瞬間
浮現的想法,我在想什么啊,這丫頭還真白啊,因為姿勢的緣故吧乳房的擠壓,
顯得更加的圓潤白皙,『哎,這丫頭肚子上有個小傷口,應該是做過闌尾之類的
手術吧,沒聽她說過???』我想是觀察一件藝術品一樣趴在里陸卿的身體咫尺之
遙的地方,『肚子上沒有一點贅肉,肚臍眼還挺圓的』,是7分褲,更是低腰褲,
因為陸卿被我背進屋子里一起摔在地上后是上半身雙臂朝天躺著,下半身開始就
是扭著腰側躺著的,歲時雙腿合攏,又是7分褲,但是因為低腰的緣故,我很清
楚的看到了陸卿的股溝,『屁股不大嗎,我去』我小聲嘀咕著,我看到了陸卿的
內褲,一件肉色的關鍵是還是前邊有幾根不聽話陰毛扎了出來,我已經明顯感到
我有些硬了,就在這個時候,【嗯  嗯】陸卿一個翻身,我像是被嚇到了一樣,
做了很嚴重的虧心事一樣,猛地坐了起來,陸卿嘴里吧唧了幾下還是沒醒,嚇我
一跳,『啪啪』左右開弓給了自己幾個嘴巴,『我TM干嘛呢』趕緊站起來到衛
生間洗了洗臉,深呼吸看看鏡子里的我,臉色是紅的,不知道是剛才自己抽的還
是酒精造成的,有點頭暈暈感覺,而深呼吸吸到是身上的一股股陸卿嘔吐物的味
道,脫了衣服,只剩下內褲了,簡單用毛巾沾涼水擦了擦身上,好多了,出來看
見陸卿還是那個姿勢露著半個胸罩躺在地上,【不能這樣啊,這可不行啊,小陸,
小陸起來起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這樣子不行,我把你的衣服脫
下來,然后給你擦擦啊】
  【小陸啊,你要覺得我耍流氓,等你醒了跪下讓抽我,我這可都是為你好啊】
  【我是一個很正直的人,  】我都不知道我胡言亂語了什么,后來想起來,
陸卿也是醒了,因為我抱她到床上時感覺她很配合,并不是一灘爛泥的感覺,不
過那時我應該沒工夫想這個。
  雙手抱起陸卿,右手直接就劃入陸卿的上衣里,『這丫頭皮膚真不錯,還挺
滑』忍不住還是輕輕的活動了下右手,真滑這皮膚,輕輕的將陸卿放在床上已經
鋪好的一個單子上,關上燈,【陸卿,我幫你把臟衣服脫下來啊,燈關上了,外
邊已經黑了,我可什么看不見啊,要不我就把眼睛蒙上,你放心我絕不會偷看的】,
可是手呢,眼不看,手呢,找了個毛巾也綁不好反正是看不見了,雙手摸索著陸
卿的衣服,慢慢尋找衣服的邊緣,可是我確實是忽略一件事,我那時只穿著一條
三角內褲啊,又看不見,一探身子,內褲里的小兄弟竟然碰到了陸卿的乳房,
『那肯定是乳房,肯定是』我有點充血了,呼吸也開始逐步變粗,雖只是碰到就
馬上離開了,可是那感覺  【我不是故意的  】反反復復的念叨著。
                四、
  瞎子摸象,掩耳盜鈴  腦海中瞬間浮現出好多各種各樣的那個  
  眼睛看不見,只能用手,以手帶眼,可以說是從陸卿的肚臍摸到了乳房,很
是不舍得再向上,真費勁啊好不容易脫下上衣T恤,又故意的從上向下抹去,又
一次的有意無意的劃過了陸卿的雙乳,雖是還帶著蕾絲胸罩,可是自下而上和自
上而下可不一樣,這次在已經摸到了乳峰的情況下雙手失控了并沒有轉向,而是
直接到探入到胸罩里,我第一次的雙手摸到陸卿的小奶頭,應該是觸碰,但下意
識的就像是觸了電一般的馬上離開了,繼續向下摸索著,探尋者。
  眼睛看不見,只能用手,以手帶眼,摸到了陸卿的7分褲,好不容易沿著邊
緣找到了扣子和拉鏈,并沒有帶腰帶,解開,手隔開了內褲,防止一起脫下,這
個時候找的就很容易了,因為眼睛上系的毛巾已經處于半脫落了,雖是沒開燈,
但是接著窗外的月光看得很清楚,一件肉色的內褲,應該和胸罩是同款的,下意
識感覺脫下褲子時陸卿的雙腿有一個夾緊的動作,但我也沒停,直到拖下鞋襪,
脫下褲子,我不是初哥,但是那種看不見卻用雙手去撫摸一個女人尤其是在黑暗
的條件下,雞巴充血的很嚴重,情調情調情調  陸卿的皮膚真滑,腿上也是,
由其大腿,雖是沒有去摸大腿內側,那應該更嫩,索性把眼睛上的毛巾取下來,
反正沒什么用了都快自己掉下來了,『呼,呼,呼』一個近乎于全裸的美女,一
個近乎于全裸的兄弟女友,臉都感覺燒著了,很是自然的輕輕從陸卿平坦的小腹
向上劃這次應該是抹了,感覺自己的大雞吧從未有過這么硬的感覺,可是,真的
可是,  瞬間軟了一半了。
  陸卿的內褲邊緣清晰地露出了兩個白色的邊而內褲的中央鼓鼓的隆起,那是
他媽的姨媽巾,我肏,這倒使我清醒了不少,暗自罵了自己很久很久,當然這期
間也好好的用眼睛把陸卿欣賞了個夠,拿起陸卿的衣服剛要轉身去衛生間,可以
瞬間看到陸卿的兩個胸罩罩杯顏色不一致,有些好奇的離近了看原來剛才陸卿吐
得時候,不單單是染臟了外衣,連胸罩都濕透了,再放下離的很近的觀察了觀察
內褲,內褲沒事,還好,還好,『可我為什么要清醒還好呢?』,因為離得很近
的緣故,讓我看到了也聞到了陸卿身上的那股子嘔吐物的味道,和黏黏的痕跡,
全身都是。
  【看也看了,剛才摸都摸了,小陸啊,我幫你胸罩摘下來,然后幫你擦擦身
 】好像是我還說了好多好多吧,不記得了,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的。
  找了一個新毛巾,打好一盆溫度合適熱水,先擦,一點點的從陸卿的臉開始,
這丫頭還真不化妝,就不喜歡女人化妝,淡淡的涂點口紅啥的就挺漂亮的,擦到
胸部托起陸卿的頭右手談到后背準確的清除的解開了胸罩的扣子,慢慢的舉起她
的胳膊,把胸罩取下,當準備用毛巾擦拭乳房的那一刻,我卻沒用毛巾,右手直
接握住了左側的乳房,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陸卿那一對小兔子,月光下的乳暈不再
是那么明顯了,顯得發暗,但是那兩顆小的比葡萄干還要小的乳頭現在看起來卻
是分外的紅,乳房確實不大,但是可以感覺到很圓很飽滿,手感很不錯,很堅挺,
好想好想含住那兩顆乳頭,可是我的雞巴剛剛從看到姨媽巾的狀態下軟下來又一
次充血勃起后,又軟了,各位看官別樂,沒別的事,是因為那準備含住陸卿乳頭
的一瞬間腦子里飛快的想了好多好多  
  并不是想著身上有嘔吐物惡心,是想著這一圓圓飽飽的奶子,小余往上邊射
過幾次啊,沒少含吧,打過奶泡沒有呢,現在至少是哪個時間我可一點沒有負罪
感對小余,我是想打奶泡,打炮,操逼,可是大姨媽來了啊,又軟了,趕緊松開
手使勁的深呼吸幾次,很細心的和耐心的很專心的很是認真夾雜著頗多無奈的為
陸卿擦拭著身子,擦拭完成,我這該死的雞巴又硬了,我鼓起勇氣調皮的把大雞
巴掏出來想蹭一下乳房,又拿到了陸卿的嘴邊剛想碰一下,不行不行不行,我那
個時候良心發泄啊,『我怎么對自己兄弟媳婦下手啊,太不仗義了,可是可是可
是,對了她大姨媽來了,不能做愛』心里反復的嘀咕著,趕緊把很硬的雞巴收起
來,轉身把我的一件從未穿過的白色T恤放在陸卿身邊,冰箱里拿出僅剩一盒酸
奶,給她還蓋上一個毛巾被,轉身去了衛生間,經過這一晚上硬了軟軟了硬我感
覺我都要炸了,再說這么半天身上也是臟的不行了,洗洗我的衣服再給陸卿洗洗,
然后洗澡時擼一管,不過我估計一管都不行,因為我感覺到很清楚,雞巴又有點
發硬了,也正是我這個舉動,在陸卿眼里很是感動,她以為是我良心發現,而實
際上我是發現她大姨媽來了,沒法做了才會懸崖勒馬,但是后來她說起的時候告
訴我很感動她很有安全感,我也就這么順著承認了,當然那個時候我不知道陸卿
早已經醒了,還好剛才沒做過度的舉動,這也為馬上發生的事情做好了完美的鋪
墊  
                五、
  我不覺得男人給女洗衣服有什么不對有什么下賤,很快衣服洗完了放進洗衣
機一甩干,這個季節很快就會干了,衛生間抽了支煙,看到床上的陸卿應該是動
了一下,『是不是醒了呢?』猶豫了一下【小陸,小陸?】,沒有任何反應,有
點戰戰兢兢的走過去,『嗯,睡得很香,應該沒事?!话岩路紥煸诖芭_了,進
入衛生間開始洗澡了,真熱,一身的臭汗還有些陸卿嘔吐物的味道,男人洗澡嗎
很快的,洗完了看著我自己的小弟弟,這一晚上硬了軟,軟了硬的難為你了,事
情不怕想,想著想著眼前就浮現出剛剛握住陸卿乳房的景象,我的雞巴又硬了,
開始很自然的站在馬桶邊上用右手擼了起來,『嗯,嗯,嗯』閉上眼很享受這感
覺  
  『咣當』衛生間門開了,頭發有些亂,臉色紅白相見,眼神透著深邃的迷離
感,全身只穿一條內褲,一個近乎于全裸的陸卿就這么站在衛生間門口,而我一
絲不掛的右手還正在手淫中,『咕隆』我都聽得見我喉嚨里使勁的聲音,正不知
所措不知道該如何的時候,【這是哪??!】陸卿晃晃悠悠的說了一句聲音不大的
提問,我剛要回答,【喔】陸卿一個健步沖向我,一只手扶著我的大腿,臉沖著
馬桶開始用力的嘔吐起來,應該是醒來后的最后的酒勁起的作用,胃部的痙攣都
已經帶動的陸卿全身抖動,緊緊的扣住我的大腿,可與此同時我還沒軟下去的陰
莖正好就頂在陸卿的腦門和頭頂處,因為嘔吐帶動的身體抖動,磨的我龜頭這個
時候又硬了,很不舒服,可是怎么就又硬了呢。
  【哦,哦  唔】隨著陸卿的一聲長嘆,她緩慢的站起來,雙手順著我的身
體慢慢的抱著我,喘著粗氣,我也喘著粗氣,陸卿是因為嘔吐所致,我是因為一
個近乎于全裸的美女就這么抱著我,而我這不爭氣的小兄弟就這么直挺挺的頂在
陸卿的肚子上,『敵不動,我不動,我在想著好多別的事情分散注意力,可我的
大雞吧這時候就是軟不下來』陸卿的呼吸逐漸平穩,我趕緊把她轉過身讓她扶到
洗手盆,我感覺我全身都紅了,剛剛洗完澡的涼爽又是一身的燥熱。
  【流氓,哼  】陸卿并沒有帶出生氣的語氣,應該說是一種近乎于撒嬌的
感覺,【我我我我,我在洗澡呢我  】結結巴巴的解釋,我自己聽著都很牽強,
誰知道她說我了流氓是剛才還是現在,『嘩嘩嘩』水龍頭出水了,陸卿用量涼水
擦了擦臉,又慢慢的直起身子,【扶我坐在碼頭上,哦,頭好疼啊,快點啊】
  【哦哦哦,好好好】
  【哎!你干嘛】陸卿把內褲也脫了下來,我嚇得跟個小孩子似的一臉驚恐又
是一臉的期待。
  【廢話,我要上廁所】【哦】是我多想了,可是我就沒用在動,可是我也意
識到了陸卿現在雖是半低著頭,可正面對我的半硬的大雞吧啊,而我就像個木頭
一樣的一動不動;。。
  『嘩  嘩  嘩』我聽陸卿嘆了口氣應該是尿完了,【哎呀,流氓,變態,
惡習死了,快出去,快出去】
  【哦哦哦哦,對,對不起對不起】異常狼狽的趕緊雙手捂著小兄弟,一轉身
【哐當】撞門上『哎呦』『呵呵呵』我都聽得見陸卿開心的壞壞的笑。剛踏出衛
生間【身上好臟啊,我想洗個澡,可我自己站不住啊,你能幫我嗎】就像是一聲
叫床般的勾引聲音從身后傳來,我像個木頭一樣的直挺挺的轉過身,用著近乎于
喪失精神聲音雙眼色色的要爆出來一樣看著陸卿【好  啊,我  幫  你洗】
  【你幫我啊,那怎么幫我???】
  雖是沒有低下頭但是身體的感覺很清楚,大雞吧硬的發疼了,【你說怎么洗
就怎么洗啊】
  【呵呵,滾!流氓,變態,給我那個椅子來】陸卿的一下提高聲調,嚇得我
差點摔倒,【哦哦哦,馬上馬上馬上】【還有毛巾,我可不用你的,牙刷呢】

  聽著衛生間里水生我已經平靜了好多了,長出了一口氣,穿著一條真絲的大
沙灘褲,沒穿內褲,穿上了一件跨欄背心,坐在沙發上,看著衛生間,水聲停了,
我今晚睡哪呢,這個沙發可很小只能兩人坐著,那我睡哪,我感覺自己今天怎么
了,平時都是在床上脫光了等著女人從衛生間出來,可今天怎么感覺我就像是第
一次的初哥去找妓的感覺呢,期待又害怕  
  【喂?這衣服沒人穿過吧】嚇我一跳,陸卿可是一絲不管連內褲都沒穿就走
了出來,頭發還有點濕,雙手舉著我準備好的那件白色圓領T恤,很認真的呢詢
問我,還不時的聞聞衣服上的問道,【新的,新、新的】我的姑奶奶你這是要弄
死我的節奏啊,怎么不穿衣服啊,是不是大姨媽沒了,思考件我的褲襠又鼓起來
了,【流氓、流氓、變態】陸卿啐了我一口,那不是責罵,倒像是一種夫妻情侶
間的調情,然后也不看我從自己包里拿出一個小小紙包轉身又進了衛生間,『那
是衛生巾,肏,又被耍了,只能洗牌,不能胡牌了』鼓鼓的氣勢又下去了,老天
爺啊,你弄死我吧,那種沮喪,不說了,都是眼淚  
  陸卿出來了,光著兩條大白腿在我眼前晃悠著,這不是虐待我嗎,【你這衣
服洗的還挺干凈啊,酸奶呢,哦呦,幫我捏捏頭好不好嗎,頭好疼,后背也不舒
服?!?br/>  【怎么揉,在那里揉???】【沙發太小了,去床上吧?!课疫@是自言自語,
陸卿也不反對,我們倆一起走向了床邊,很是尷尬,【怎么捏啊】
  【我躺下,就給我捏捏就好,】
  可能是感覺我鼻子里出著粗氣,剛你了一下,陸卿就做起來了,看著她胸前
應為沒有胸罩而從白T恤里隱隱約約的透出的雙乳輪廓,我真受不了【揉不舒服
嗎?】我問她,【主要這樣不舒服,嗯,你坐下,我躺你腿上】
  我是看出來了,小陸啊你這是要折騰死我啊,這我怎么能受得了啊,不過我
也是按她說的坐在了床上,看著還是有些晃悠的小陸,我這心里也揣著個小鹿一
樣的蹦蹦蹦  
  六、是不是是沒見肉,都有很多人不看了吧,上肉了。
  【不許討厭啊】小陸一轉身很自然的就躺在我大腿上了,正好就一頭靠在我
的陰莖上,只開了一個床頭燈,我是隔著短褲接觸她的頭,而大雞巴上還躺著一
個半裸的美女,女人不能只看臉,關上的燈都一樣,又不肏臉對吧,只要半裸的
女人身材不錯,雖然個子不高,但是腿很細,很白,我開始按摩著小陸的頭,我
也不知道怎么按反正就是洗頭時人家怎么做我也怎么做了,這都是次要的,應該
是小陸的酒確是后勁兒的作用吧,肯定會頭疼,她時不時發出了『呃呃、嗯嗯
』的聲音,這聲音,這女人再加上按摩頭部勢必會造成頭部來回的晃動,摩擦
的我這不聽話的小兄弟又挺了起來。
  【你討厭吧】小陸有點慵懶的說著,【哎,我可是個在正常不過的男人了,
我又不是柳下惠,這么個大美女躺在懷里,要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那才討厭呢】女
人嘛都愛人說她漂亮,再說我這樣子解釋有用嗎?
  【你就是討厭,你們男人都這樣】語調變了,但是語氣呢仿佛聽到了一些期
待。
  沉默,兩人的沉默  就這樣躺著享受著我的按摩,時不時活動活動頭,可
我們誰也沒說話,我也就這么用硬了大雞巴蹭著小陸的頭感覺她有意無意的轉頭,
臉頰蹭到了龜頭了,但又馬上轉過去,沉默,還是沉默,但是空氣變得很凝重了,
我倆的呼吸都已經同步到一樣的緩慢一樣的粗  
  【酸奶呢】說著小陸自己坐了起來,拿起那瓶酸奶,我剛剛以為停止了不再
按摩了,大雞巴的享受也沒了,心里帶著無比的失望,可當小陸拿起酸奶喝了一
口又和自然的躺回原處,我的手也沒停繼續的按,還是沉默、沉默  
  我看不到小陸的臉但是腿上傳來了很熱熱的感覺,我想她現在也一樣很火熱
很需要發泄吧,小陸還是側躺著,但是手里的酸奶卻放到嘴邊喝了起來,【哎呀】
我不知道是她有意的?因為這樣喝肯定多少會灑出來,還是我有意思的因為看到
她喝酸奶我按摩的手勁兒反而加大了  我只感覺我褲襠上濕乎乎,涼涼的  
  【呵呵呵,哈哈哈,對不起!】【這這這  】小陸笑的這開心勁兒的,擦
干自己嘴邊殘留的酸奶,【還有酸奶嗎,這瓶沒了】【沒了,家里就這一瓶了】
  又開始沉默了,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  
  【還—有】小陸的語氣一下子變得低沉而充滿了磁性,應該是荷爾蒙爆發的
前兆,說完用右手食指在我短褲上抹了一下殘留的酸奶,用的是很是緩慢的動作,
用的是很是噴火的眼神看著我,然后慢慢的把食指放進自己嘴里,含了一下,最
后還把小小的舌頭吐出來很調皮的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整個動作沒有絲毫的做
做,而整個動作都是用那噴火的眼神直直的看著我,勾引著我。
  我感覺我的呼吸都已經跟不上了  我剛要舉起手要做一些不知道也控制不
住的動作時,小陸站起來了,自己去倒了杯水可是卻一直背對著我站在床邊一口
一口的喝著水。
  【脫了吧】【?。??】我不知所以的瞪著眼看著小陸的背影【脫了吧,怪難
受的,剛才又不是沒見過那惡心的東西】
  【啊,這  】
  【脫了吧,多難受,黏糊糊的,勒著也怪難受的再說了我今天又不行】最后
這幾個字聲音小的就像是蚊子說的,幾乎聽不見,可確實準確地傳入我的耳朵里。
  我有種感覺,我今天是被她騙上床的,我今天是被女人玩了,今天她不行

  飛快地脫下短褲的瞬間,小陸被朝著我一屁股就坐下來。
  【哎哎呦,你慢點,坐折了  】這沒輕沒重的,也不管我是不是還硬著就
這么做下來,我去,也怪了明知道她今天大姨媽來了不行,可這會兒就是軟不下
來了。
  小陸沒說什么話,靠自我懷里,輕微的扭動著,仿佛是在尋找一個舒服的位
置和姿勢,【喔,哦,你輕點  】小陸還是沉默【你真討厭,真討厭,老支棱
著他干嘛】頂在小陸的屁股上,雖是隔著內褲,可我還是很自覺的挺動著,小陸
的內褲蹭的我雞巴有些疼,可是心里的感覺確實好爽啊,小陸的股溝正好夾著我
的雞巴,我感覺馬眼中已經滲出絲絲的前列腺液了,可恨的小陸好像是配合我的
動作是的輕微的扭動晃動,【啊  哦,你真討厭,討厭死了你】【討厭嗎,哦】
【不許動,不許動了給我揉揉肩膀和后背,有點疼,你別動了行不行啊】說完小
陸很是麻利的把手探向身后一把握住我的雞巴,但就好像是摸了開水平時的一下
子又松開了,【哦,在摸一下啊,手別松開!】我在小陸的耳邊小聲的說著,
【臟死了,臭死了,不摸,】可我還是拉著她的手慢慢的放到我雞巴上,有一點
點縮回去舉動,但還是反身握住我了雞巴,小陸背靠自我懷里,我看不見她的臉,
但是我倆的呼吸從粗到急促是雙方都聽得見的。
  小陸的手很小,手指很纖細,握住我的雞巴后竟主動地慢慢的上下套動起來,
【嗯、嗯,大嗎】【大,大個屁!】【我肏】誰想到小陸突然用了點力氣一擰我
的雞巴【你要殺人啊,干嘛?!俊沮s緊給我捏,討厭,給你擰下來?!客蝗缙鋪?br/>的變化讓火熱的氣氛瞬間沒了,可是她還靠著我沒動,我也只好繼續給她捏頭,
揉揉肩膀,空氣好像凝成了冰一樣。
  【小妖精你這是要玩死我啊】這個時候了還遮遮掩掩的就沒意思了,邊揉著
肩膀一邊和她說,【哼,是你自找的,流氓】充滿著一絲挑逗,『行,玩我,我
也玩玩你,不能打炮不能胡牌,還不能洗牌了』下定決心,手上的力度開始加大,
這個姿勢往下按摩實際上挺費勁的,那也無所謂,說是按摩可越往下也就越來越
輕了  
  七、食言了,上篇沒有肉,這篇肯定有肉了小陸一動不動的背朝我,享受著
我的按摩,好像知道要發生什么似的,當我從T恤下邊一下把手的放在她后背時,
小陸只是顫抖了一下【你干嘛】【這樣按摩才舒服】【才怪呢】我也不管她自顧
自的從腰部開始慢慢的向上開始撫摸,這肯定是撫摸,我刻意的用手指肚輕輕地
劃過小陸光滑的肌膚,這就是愛撫,【嗯  】我能聽見小陸喉嚨里發出的聲音,
我也不停下,只是在她光滑的玉背上緩釋緩慢的慢慢的安撫,一點點的前進,一
點點向前摸索,我不知道撫摸一塊溫玉或是絲錦是不是這個感受,但是小陸的背,
她的皮膚真的很滑,很細膩,手指上從未傳來嘎嘎噠噠的感覺。
  一點點的向小陸胸前摸索,可是我故意的每次向前試探性的一點點,看看小
路的反應,小陸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我慢慢的把手小陸乳房的下緣,一點點的
慢慢的接觸,然后馬上縮回,聽到小陸發出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了,『小丫頭,
玩我,讓我好好玩玩你』雙手手指已經接觸到了她的雙乳,很圓,以手帶眼,這
感覺很不錯,慢慢的向上,一下子雙手全握住了,雖是不大,但是雙手也不可能
全掌握,【噢,啊嗯  】感覺到小陸身體明顯的顫抖,不等她反應,雙手的五
指先生快速的搓揉,相比之前的輕撫這可要用力的多野蠻的多,一下輕一下重的
夾著掐著小陸的乳頭,早已經硬了當我握住她雙乳時就已經感覺到了,是我剛才
愛撫的結果。
  從輕柔的挑逗性的愛撫到用力的搓揉小陸的雙乳,瞬間就激起了小陸的情欲,
點燃了那熊熊烈火?!静?、嗯,啊不行啊,不行,不要】嘴上是這樣說,可小陸
并沒有過分的掙扎,甚至雙手都沒有去扯我的手,別忘了小陸的屁股上還盯著我
的火熱硬如鋼鐵的大雞吧呢,這個姿勢讓小陸不得不向后仰身子,還不行,再來
個重的,伸出舌頭直接找到了小陸的耳孔,使勁的鉆啊,【啊,哎,啊  癢,
啊嗯嗯,唉啊  】向上抱了小陸一下,一只手直接深入到她的內褲里,第一時
間準確的找到了小陸小妹妹的小肉芽,不出我所料也已經充血了,這我可是輕車
熟路啊,上初中時還不敢和女生打炮的時候,就用手指干過好幾個女生高潮了,
這里說一下別看小電影用手指桶陰道,那樣真不如刺激陰蒂給女人帶了的快感厲
害,畢竟你的手指不如你的雞巴長更不如你的雞巴硬。
  【啊  不,不行,不  別,別,勇哥,勇哥,不行  】我可不會有絲
毫的放松,左手繼續搓揉奶子和刺激乳頭,舌頭鉆進小陸的耳孔去瘙癢她,而我
那神奇的右手經驗豐富的搓揉擠壓著她的陰蒂,【沒事,沒,沒事,這樣按摩舒
服,只用手,手】可能是小陸聽到我說的或者是已經這樣了,明顯感覺小陸放松
下來也不再那么劇烈的反應了,可是下半身帶了的刺激使其還是不停地扭著屁股,
嘴里哼哼唧唧的叫喊著爽,我不爽,這姿勢太累關鍵小陸的內褲蹭的我大雞吧很
不舒服,都疼了,在一用力的向上抱了一下小陸,她也不知道我要干嘛,反正她
很輕,我都能輕易的將其舉起來,小陸相當于坐到了我的肚子上了,可我的手可
沒從內里中拿出來,這樣不用太用力勾著反而更省力,關鍵是我的嘴我都頭可以
從后邊探過來含住陸卿的奶頭,又用力的扭了扭她,這個時候溫柔的男人才是傻
子呢,雖是很費力可還是叼主了陸卿的乳頭了,【啊  哦。呼、哦啊,啊,不
行了,哎啊啊??!】上下三點同時動手,真的很累,我也發現陸卿還真不會怎么
叫床,除了『啊咦呦唉喔』這標準元音字母,什么也不會,兩個爽都不會叫,而
且叫床的聲音有點粗,不是很感性,打炮不管要雞巴去感知,手也少不了,眼、
鼻、耳、口、舌缺一不可,嘴里含著小陸的奶頭,舌頭不停的舔著還還輕輕的用
牙咬幾下,這姿勢真累啊,小陸爽的已經越來越強烈了,明顯感到她陰部不停地
向上挺好像是去找尋什么,我也刺激她的陰蒂一邊也小心翼翼的,我可不想蹭一
手血。
  【啊  啊  喔。  】幾聲提高音量的叫喊,配合著雙腿玩命的夾緊,
小陸高潮了,躺在我身上喘著氣,我還沒有停下,這時候不能停,但是要把力度
慢慢的由重變小慢慢的停止,嘴上先離開的乳頭,右手慢慢的輕輕地伸了出來,
等待著小陸慢慢的平靜,慢慢的扶她坐起來,脫下她上身那件白色的T恤,有沒
有已經無所謂了,【干嘛啊】小陸高潮過后很慵懶的說了一聲,但是很配合的抬
胳膊,【太熱,麻煩?!恳贿呎f一邊脫,然后講一個近乎全裸的小陸抱在懷里,
小陸很享受的靠著我微閉上眼睛,我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繼續沉默
了一小會兒。
  這會我的雞巴可還頂著小陸的后背呢,沒有絲毫的軟化跡象,很輕柔的慢慢
低下頭在我的嘴唇即將接觸到陸卿的雙唇時,她雖是閉著眼但也感受到了我那醇
厚的男人的氣息,配合的輕輕歪了下頭,張開嘴迎接我。
                八、
  從舌頭深入小陸口腔的一瞬間,小陸的小舌頭就火熱的出來迎接了,兩條舌
頭就像是兩條發情的蛇一樣緊緊的纏繞在一起,我用力嘬她,她也用力的回敬我,
這個姿勢很費力也很不舒服,我掙扎著起身,可舌頭卻沒有離開小陸的嘴里,小
陸也好像是知道我要干什么,任由我動作,放平她趴在她身上,標準的男上女下
姿勢,這樣接吻也方便,雙手也解放了,關鍵是我的大雞吧也好受些,雖然還是
隔著內褲隔著衛生巾,但卻準確的頂在了她小妹妹的門口了,剛剛暫時熄滅的浴
火再一次的點燃了,雙手上下其手,從雙乳一直摸到了腰間,從纖纖細腰一直探
索到了小陸的圓鼓鼓的屁股上,我并有沒從內褲的上進去,是告訴小陸我并不要
脫你內褲,而是從兩側直接伸進屁股里,小陸感覺到了安全,還輕輕的抬了下屁
股方便我的手進入,可是頂在門前的大雞吧用力的頂著,讓小陸應該是很不舒服,
雖是沒睜開眼但是也能感覺到小陸在不停的扭動身體,差不多了,離開了纏繞在
一起的舌頭,沿著耳朵,脖子,鎖骨,舔食般的到了小路乳房,這次是正面看的,
這次是最直接的看到的,親親的含住乳頭,在用嘴叼著用力的揪起來一下,【啊,
啊嗯,啊  】標準的做愛前奏,適時的把雙手從屁股上抽出來,一只左手捂住
了一只乳房,而另一只手再一次輕車熟路的探進了內陸里,這次小陸沒有任何阻
止,反而還再把腿分開了些。
  【啊、嘶  】第二次高潮來的更快,當我起來喝了水回來的時候,我都感
覺小陸就好像睡著了是的,我輕輕的躺在她邊上,小陸卻是靈巧如小貓般的一滾,
滾進了我的懷里,沉默、沉默、繼續沉默  
  雙雙目視著對方,我的眼睛要是要吃了陸卿一樣,而小陸的眼神里卻是帶著
高潮后的滿足滿臉帶著春意盎然的看著我,【流氓,討厭  】小陸撒嬌的說著,
但是明顯感到后邊還有話而沒說出來,我知道她想說什么,不能讓他說,費盡力
氣的結果不能浪費,親她了額頭一下,一只手從肩膀緩慢的向下慢慢的安撫著,
【舒服嗎】她沒有說話,只是眨了下眼,相比起現在女人,有時候還是喜歡這種
嬌羞的樣子。
  【我可難受死了,你看看】
  【活—該,呵呵呵】小陸刻意的拉著長音,壞壞的看著我笑。
  【哎,你是舒服了,我都要炸了,大嗎???】
  【討厭啊,我不知道啦】說著就更我懷里用力的扎拉扎【那你摸摸】
  【嗯,不要,不摸了】
  嘴上雖是這么說可當我抓住她的手向下時小陸很自然的就握住了我的雞巴,
很自然的開始緩慢的套動起來,【嗯,對,多搓搓頭,嗯,這回不許用力了啊】
【哈哈  】小陸一樂,手也就停了,【別停啊,正爽著呢】
  【不能了,太麻煩,太累了】
  【那我怎么辦?】【你自己解決唄,剛才不就自己用手嗎?!俊臼裁??!我
自己解決?】我刻意的提高了語調,生氣的質詢著小陸,小陸臉上有點略帶驚慌
樣子剛要說,我是不會讓你說的,因為這都是設計好的,不用手更好【要我自己
用手,明天早上也射不出來??!】我牛氣哄哄的說著【哈哈哈哈,你吹吧你  
呵呵】
  我低下頭【我沒吹,我也不吹,你給我吹吧】很是柔聲細語的說著,這是一
個試探,我也不知道陸卿給小余口交過沒有,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口交,小陸
猶豫了一下把頭扭了一下【不,太惡心了,我不】我已經成功一半了,陸卿的眼
神出賣了她,我不喜歡強迫,很喜歡這種循序漸進的感覺,【那我怎么辦】我再
一次故作生氣的提高了音量說了出來,在質問在質詢,看著小陸有些失措的樣子,
我心里就想笑,陸卿真是好拿下,也可能是因為酒,也可能是因為小余,眼神里
充滿著矛盾,想給我口交,可又不想自己主動的沒面子的樣子,『呵呵,小陸啊,
今天晚上我吃定你了,不就是不能打炮嗎,那我就把你全身能用的地方都用了』,
心里陰暗的計劃已經完美了。

[email protected]
google广告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