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暴力強奸?????
魯魯修之輪回(1-535完結)作者:神之殘曲

書名:魯魯修之輪
  作者:神之殘曲
  排版:11love214


  內容簡介:

  “哥  哥!我知道,你一定沒死!”
  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第一百位皇帝,在位五十年的唯一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女皇——娜娜莉·V布尼塔尼亞,憔悴的躺在病床上,癡癡的看著床前那個熟悉的身影。
  “對不起,娜娜莉!”
  魯魯修悲傷的看著自己妹妹,雙手緊緊的將自己妹妹的小手抱住,痛悔的眼淚,一滴一滴從他的眼角滑落,滴在白色的床單上。
  “我知道的,哥哥!不是你的錯,錯的是我,是朱雀,是父皇和母后,是  這個世界!”
  娜娜莉緩緩的搖了搖頭,現在對她來說,不僅是說話,就連搖頭,都變得如此奢侈和艱難。
  “哥哥,我好冷,好冷,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我只要有哥哥就可以了!”
  “嗯,哥哥是不會離開你的,永遠不會!”


  第一章

  “哥  哥!我知道,你一定沒死!”
  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第一百位皇帝,在位五十年的唯一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女皇——娜娜莉·V布尼塔尼亞,憔悴的躺在病床上,癡癡的看著床前那個熟悉的身影。
  “對不起,娜娜莉!”
  魯魯修悲傷的看著自己妹妹,雙手緊緊的將自己妹妹的小手抱住,痛悔的眼淚,一滴一滴從他的眼角滑落,滴在白色的床單上。
  “我知道的,哥哥!不是你的錯,錯的是我,是朱雀,是父皇和母后,是  這個世界!”
  娜娜莉緩緩的搖了搖頭,現在對她來說,不僅是說話,就連搖頭,都變得如此奢侈和艱難。
  “哥哥,我好冷,好冷,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我只要有哥哥就可以了!”
  “嗯,哥哥是不會離開你的,永遠不會!”
  魯魯修把娜娜莉抱了起來,大聲的喊道,聲音中,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悲痛。
  “哥哥,好想,好想回到以前,一起生活的日子!”
  “我看到了,尤菲姐姐,夏莉姐姐,米蕾姐姐,還有柯內莉亞皇姐,朱雀,卡蓮,C姐,好多,好多人!我們  我們一起,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
  “哥哥,我不要成為什么皇帝,我只要你就可以了!”
  “我就在這里,我在你身邊,娜娜莉!”
  “哥哥,好遺憾,到最后,也沒有成為你的妻子,哥哥!”
  娜娜莉的聲音已經到了彌留之際,她的眼神,已經帶上了一絲恍惚。魯魯修知道,這是她回光返照。
  “你就是我的妻子,娜娜莉”“好高興,哥哥,我終于是你的妻子了!”
  “嗯,娜娜莉,你是我的妻子,我們將來要生一大堆孩子,然后,永遠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真好,吻我,哥哥!”
  魯魯修直接捧著娜娜莉的小臉,對準她的櫻唇,輕輕的吻了下去。
  娜娜莉的嘴唇,冰冷而干澀,蒼白得有如一張白紙。溫熱的眼淚,從魯魯修的眼睛里滾了下來,經過貼在一起的嘴唇,給這個吻,增添了一份苦澀。
  娜娜莉臉上帶著微笑,深情的看著魯魯修的眼睛,最后,漸漸失去了光彩。只有她的嘴角,一直保留著那縷幸福的微笑。
  “CC,當年我的選擇,是不是錯了!”
  魯魯修靜靜的離開了娜娜莉那逐漸變得冰冷的嘴唇,凝望著妹妹臉上那絲微笑,聲音中透著一股冷漠和決絕。
  “也許吧!”
  CC從后面抱住了魯魯修的身體,把臉貼在他的后背上,輕聲道。
  “朱雀死了,卡蓮死了,柯內莉亞死了,現在連娜娜莉,也死了!”
  “我們認識的人,當初為了消除戰爭的人,結果,終究還是在這個世界最后一次戰爭中,死了!”
  “就連人類,也要死了!”
  魯魯修握緊著拳頭,絲絲鮮血,從他的指縫中滲了出來,滴在被他的眼淚打濕的床單上,點出一朵朵鮮艷的梅花。
  自從他五十年前假死以來,娜娜莉成為了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第一百位皇帝。隨著集中了世界罪惡的第九十九位皇帝魯魯修·VI·布尼塔尼亞之死,世界范圍內的戰爭也逐漸消除,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也在娜娜莉的命令下,放棄了武器,銷毀了愛之女神。
  和平,難得的降臨到了這個世界。
  用于戰爭的資源全部被用來恢復戰爭的傷痕,和人民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相信,只要有娜娜莉女皇在,曾經在世界各地挑起戰爭的布尼塔尼亞帝國將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盾牌。
  在前三十年,和平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望,加上中華聯邦,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以及歐洲聯合三大強國的引領作用,和平是主流。
  這段時間,被稱為真實的和平!
  可是,人類的歷史,本來就是一部用鐵與血書寫的戰爭歷史。尤其是在Freyja這種足以毀滅人類的戰略性武器問世后,所有從三大超級大國分裂獨立的國家,為了日后不再被侵略,都在暗中開發這種武器。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掌握了這種武器的國家,野心也在暗中慢慢滋生著。
  只是在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皇帝娜娜莉,以及中華聯邦的天子蔣麗華,還有日本天皇神樂耶三人的干涉下,這些小國雖然彼此依然紛戰不休,但是卻沒有動用這種強力的武器。人類世界的格局,大抵還是以和平為主。
  從這時候開始,世界的和平,被稱為虛偽的和平,戰爭的陰霾,已經開始擴散。
  五十年過去了,上次大戰的英雄們,也漸漸死去。朱雀,十年前舊傷復發,死于病床上??ㄉ?,五年前死于暗殺,米蕾,柯內莉亞,等一眾曾經反抗過魯魯修,拯救了世界的人,也在數年時間里一一死亡。一年前,日本天皇神樂耶,在訪問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途中,突然病逝。緊接著,中華聯邦的親王,黎星刻舊傷復發,也病死在床榻上,其后傷心過度的天子也憂郁致死。只有娜娜莉一人獨自支撐著這份虛偽的和平。
  可是,這份隱藏在表面光鮮的和平下的暗流,已經再次涌動了。
  首先是中東地區,獨立的波斯帝國和阿拉伯聯邦那首先開戰,動用了強力的Freyja,威力比曾經的愛之女神還要強大得多的Freyja彈,瞬間便將中東地區變成了一堆廢墟。接著,爆炸掀起的塵埃朝著印度半島和地中海擴散,無數的難民朝著亞洲,非洲,以及歐洲涌去。
  混亂,隨著難民潮,向著全世界擴散著。
  為了生存,為了繼續活下去,各國,開始瘋狂的進行軍備。尤其是中華聯邦和日本,以及歐洲聯合這三個強國,也漸漸的被卷入其中。這個時候,即使以娜娜莉的威望,也根本阻止不了本國人對于未來戰爭的恐慌。
  本來布尼塔尼亞帝國就曾是統一了世界的國家,在某些有心人的挑撥下,唯一保持和平的布尼塔尼亞帝國,也加入了軍備競賽,大肆開發新武器,以及威力強大的Freyja。
  心神俱疲的娜娜莉,也終于在大臣們的接連彈劾,以及民眾對于戰爭的恐慌下,病倒了。
  戰爭,在一個月前,徹底的爆發,為了避免那些小國的Freyja武器攻擊到自己的本土,歐洲聯合和中華聯邦先下手為強,首先開始掃清周邊的勢力,使用了Freyja彈。
  潘多拉的魔盒,被徹底的打開了。
  人數再多,武器再先進,面對Freyja武器,都是徒勞的,無數的城市,山村,森林和山川,都在Freyja下被摧毀得一干二凈,變成了一片死寂的荒漠。
  然后,朝著這個世界,唯一的凈土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蔓延。
  加拿大,墨西哥,還有南美洲諸國,每個國家,都將庫存的Freyja武器取了出來,放在了導彈發射架上。
  先是第一枚,然后是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
  中亞,毀滅!
  印度半島,毀滅!
  非洲,毀滅!
  歐洲,毀滅!
  亞洲,毀滅!
  澳大利亞,毀滅!
  現在,就在娜娜莉彌留之際,終于輪到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了。
  “如果當年我沒有放棄統治世界,也許,今天人類就不會毀滅!”
  魯魯修小心的把娜娜莉已經不帶一絲溫暖的小手放進被子里,起身走到了窗前。遠處,Freyja爆炸激起的沖擊波正朝著這邊擴散過來,鋪天蓋地的塵埃,和籠罩在整個天空的黑云,仿佛末世來臨一般。
  不,這就是末世!
  人類滅亡的一天!
  CC也同樣站了起來,走到魯魯修身邊,和他一起看著窗外由遠及近的塵埃氣浪。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崩塌聲響過,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皇宮,地球最后一棟建筑,還有最后三個人類,消失在滾滾塵沙中。
  公元2068年十二月十二日,地球人類,毀滅!
  一年后,曾經的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的皇宮,已經完全被一層荒漠所代替??耧L肆掠,雜草叢生,不知名的小動物在這片荒漠上棲息生存著。整個地球,仿佛回到了五億年前,生命剛剛誕生不久的那一刻。
  一天,一只看似兔子的小動物正在一叢稀薄的草叢里尋覓食物,突然,從地下傳來一陣震動,把它驚得飛快逃走了。不久,這片草叢,開始緩緩晃動起來,一天一夜過后,一只人類的手,猛的鉆了地面。然后,周圍的沙泥被慢慢掀開,一個人影從里面爬了出來。
  “呸呸!我說怎么這么難挖,原來上面居然長著一團雜草!”
  爬出來的人影呸呸的把嘴里的沙泥吐了出去,然后蹲在挖出來的大坑邊,把手伸進了坑里。
  “沒事了,CC,出來吧!”
  “嗯!”
  從深坑里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隨后,一個嬌小的身體被外面的那個男人拉了出來,由于用力過猛,兩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魯魯修,看來,人類真的毀滅了呢!”
  “嗯,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亞當和夏娃嗎?”“可惜我們兩個是無法生育的!”
  從這段對話里,可以得知。兩人正是一年前,地球上最后活著的兩個人類,也是現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活著的兩名,特殊的人類。
  擁有CODE,獲得永生的兩個人類。
  魯魯修·VI·布尼塔尼亞,以及他的契約者,傳說中的魔女——CC。
  在一年前,就在末日的浩劫過去不久,魯魯修和CC就已經復活了,只是因為他們被埋的地方實在太深,所以兩人只有慢慢向上挖掘,花費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重新回到陸地上。
  “人類既然已經毀滅了,可是為什么我們沒死,而且,我們擁有的力量,似乎  ”
  魯魯修環視了一圈四周,幾乎可以凝成實質的精神力,迅速的將方圓百里以內的所有事物都盡收眼底。身體似乎有用不完的力量,在地下的時候,即使是最堅固的巖石,也能夠被他輕易的捏成粉末。
  “嗯,這種力量,已經遠遠超越了人類本身,GEASS的力量只能干涉精神面,可是我們現在,卻可以直接用我們的思維干涉現實!”
  CC點了點頭,右手對著遠處一指,一塊足有上萬斤的巨石立刻騰空而起,仿佛一片羽毛一般,在CC的操控下,在天空飛舞,做著各種花哨的動作。
  “有問題!”
  魯魯修和CC面面相覷,齊聲道。
  無論是魯魯修還是CC,都是絕頂聰明之人,尤其是魯魯修,在一年前,他剛剛復活感覺到自己身體巨變的之時,就在思考這種變化的來源。
  聯系到那場滅絕人類的浩劫,以及在C世界的經歷,魯魯修猜測,自己和CC的變化,肯定和被毀滅的人類有關。而現在,在來到陸地之后,他的這種預感,更加強烈了。
  “去尋找吧!”
  暫時還想不清楚的魯魯修,突然開口道,令正在操控那塊巨石的CC稍微愣了一下,那塊被當成玩具戲耍的巨石立刻轟然落地,重重的砸在地上,掀起一股塵埃。
  “什么?”
  “那些遺跡,還有人類毀滅的原因!”
  魯魯修的目光在天空和大地之間來回打量著,目光越來越慎重。他似乎感覺到了一無比強大的意志,正從四面八方,天空和大地之間,窺視著自己,那里面,蘊含著一股強烈的惡意。
  而空氣中,同樣也有一股不知名的聲音,在呼喚著他,指引著他,似乎是想告訴他什么。




  第二章

  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一男一女兩個人類,開始了探尋人類毀滅,和地球未來的旅途。在那股神秘的聲音的指引下,魯魯修和CC的腳印踏遍了已經被毀滅的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將曾經查魯魯沒有找到的遺跡,全部找了出來。
  亞洲三座,歐洲三座,美洲三座,非洲一座,澳大利亞一座!
  總共十一做遺跡神殿,十一扇通往C世界的大門。
  但是,魯魯修和CC找到的時候,這些門,已經打不開了。即使結合他們兩人CODE印記,加上那足以移山倒海的能力,也無法驅動這扇大門分毫。但是,魯魯修和CC并非一無所獲,結合從十二座遺跡得到的信息,魯魯修推測,還有第十二座神殿,也是所有遺跡的中心。
  它的位置,坐落在世界的中心,傳說中的上古文明,亞特蘭蒂斯文明淹沒的太平洋底。
  以非人之軀,達成奇跡的兩人,花費了百年的世界,利用逐漸熟悉的力量,將整個太平洋中心的大海溝從中分開,終于發現了地十二座神殿。
  亞特蘭蒂斯文明,曾經的國都,也是最后一處遺跡!
  踏入這座淹沒在海底上萬年的皇城,魯魯修和CC終于抵達了位于古城最中心的總神殿。在這里,魯魯修和CC終于從遺留在神殿里那銘刻在墻壁上的壁畫,推知了發生在數萬年前,亞特蘭蒂斯文明,一夜之間消失的謎底。還有魯魯修和CC的CODE印記,以及GEASS,C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在此刻,真相大白。
  不錯,無論是C世界,還是CODE,以及這些遺跡,都是數萬年前,亞特蘭蒂斯文明留下來的遺物。而直到這個時候,魯魯修和CC才最終得知了,人類戰爭,以及毀滅的真相。
  毀滅人類的,并不是人類自己,而是  地球,所有生物的母親,生命的起源!她的名字,叫蓋亞!
  數百萬年輕,毀滅橫行地球兩億年的恐龍一族,然后又將極度發到的高等人類文明亞特蘭蒂斯一舉埋進太平洋的,正是地球的抑制力的象征,蓋亞!
  蓋亞不光是抑制力,沒錯,因為在生命出現之前蓋亞就存在。那時的它沒有要抑制的對象,它的存在是在生命之后,為了保障生命中某一類的生存而出現的,存在的理由就是為了抑制所有能威脅靈長類全體存在的人、事、物所以它除了抑制力之外什么都不是。
  數百萬年前,恐龍一族膨脹到極限,已經威脅到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所以,蓋亞召來了一顆隕石,將所有的恐龍滅絕了。
  第一次,蓋亞慢慢擁有了自己的意識,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幾萬年前,靈長類的一只族群,三眼族人逐漸擁有了自己的文明,他們自稱亞特蘭蒂斯人,他們的文明,就叫做亞特蘭蒂斯文明。亞特蘭蒂斯人天生擁有強大的力量,能夠行使精神力做到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隨著科技的發展,他們漸漸的將研究的對象轉變到自己的身體。
  身體的進化,精神的力量,以及最最神秘的靈魂。
  這種行為,觸犯到了生命的禁忌,引起了地球蓋亞意識的注意。但是因為亞特蘭蒂斯人的研究并沒有威脅到其他生命的存在,而且也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所以蓋亞意識只是在暗中監視著亞特蘭蒂斯人的一舉一動,并沒有干涉他們的行為。
  然而,隨著亞特蘭蒂斯人對于靈魂和精神力量越來越深入的研究,他們自身的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強大。終于,有一天,亞特蘭蒂斯人的十二位元老,在族人有意識的信仰下,他們的靈魂,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感應到了天地之間那無所不在的偉大意識。
  蓋亞!
  循著時光的河流,他們在歷史的長河中,發現了前幾次大滅絕的真相,從而推測出了蓋亞意識的本質。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蓋亞意識,會消滅所有,危害到其他生命,破壞生命之間平衡的生物。從這時開始,亞特蘭蒂斯人有了強烈的危機意識,他們全身心的投入到對靈魂力量的研究之中。
  生命的禁忌,從此刻被真正打開了。所有的亞特蘭蒂斯人都沉迷在對靈魂和精神力量的研究中。除了十二位先驅元老,其他的亞特蘭蒂斯人也在逐漸升華著自己的靈魂。而同時,被他們信奉的十二位首領,也就是一件完成升華的十二位元老,他們的力量,也在飛速提升著。
  這個時期,是亞特蘭蒂斯文明最為繁盛的時代。
  隨著時間的推移,亞特蘭蒂斯人發現,他們肉體的死亡,并不是他們生命的終結。他們的意識,不僅是在生前,在死后,也依然可以得以保留。每個人從誕生,他們的大腦就在無意識的發送著一種奇異的電波,每個人類的電波雖然各有不同,但是本質,還是一樣的。
  亞特蘭蒂斯人以自己高超的科技和對靈魂的了解,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十二座神殿,將這種波有意識的收集了起來,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是已經死去的人,還是依然活著的,他們的意識和精神,都慢慢的聚集在這十二座神殿之中。
  龐大的精神能量,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中,終于影響到了地球的里世界,打破了物質界通往蓋亞所在的空間的通道。十二座神殿收集的人類精神能量,順著這個通道,聚集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意識體。
  亞特蘭蒂斯人將這個世界,命名為C世界,意味通往神靈的世界,所有生命的起源與歸宿之地。而將這個偉大的意識,命名為——阿賴耶。
  十二座神殿,每一座神殿都擁有一位元老坐鎮,負責守護族人的靈魂和意識,以及看守那扇通往C世界的大門。因此,十二位元老,又被稱為十二守護者。作為看守通往最終歸宿之地的守門人,他們每個人,眉心的第三只眼睛都被一種神秘的烙印包圍著。
  展翅欲飛的紅色V型印記,圍繞在第三只眼睛兩側,是唯一能夠打來C世界大門的烙印。那是人類的意識集合,阿賴耶對守門人的祝福,不僅可以讓他們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同時還能夠獲得永生。
  亞特蘭蒂斯人將這個烙印,稱之為CODE,意為法則。象征著生命最后都將依循生命的法則,通過這扇大門,抵達最后的歸宿之地,融入阿賴耶之中。
  可惜,在亞特蘭蒂斯人剛剛完成阿賴耶這個意識的構筑,正要讓他進化,成為一個擁有獨立意識的個體的時候,蓋亞發現了亞特蘭蒂斯人的秘密。
  沒有像今天對待人類那樣寬和,蓋亞就像對曾經的恐龍一族那樣,直接召喚地球的第二顆衛星,一個月球,朝著亞特蘭蒂斯的皇城砸了下來。將誕生才數百萬年的亞特蘭蒂斯人,連同他們的文明,一起埋葬進了數萬米深的太平洋海底!
  而阿賴耶,也就是人類意識共同體,也隨著亞特蘭蒂斯人的滅亡,永遠的也被永久的封印在了C世界之中。那十二位獲得永生的守門人,在自身即將毀滅之時,將各自擁有的CODE,留在了神殿之中,只要有人類進入神殿,獲得CODE的認可,就能夠繼承守門人的烙印,獲得CODE的力量,成為新的守門人,打開通往C世界的大門。
  歷史變遷,滄海桑田,幾萬年過去了。靈長類的另一分支,原始人類再次出現在這顆星球,并且慢慢發展,并且擁有了自己的文明。
  直到公元5世紀左右,在古不列顛島,羅馬帝國瓦解之后,一位名為亞瑟的少年,拔出了傳說中的石中劍,成為了不列顛的新一代國王。他和麾下的十二位強大的騎士率領不列顛人民奮起反抗,通過十二次戰役最終成功擊退了自北面來的薩克遜入侵。最終在巴頓山之役的交戰中一舉擊潰敵軍,將所有外來入侵者驅逐出不列顛,第一次統一了不列顛群島。
  亞瑟在執政初期,這位年輕的國王對梅林顯露出了強烈的依賴。不列顛迎來了空前的統一和強大。他扶貧濟弱,建立起一個繁盛的王國,騎士精神和最早的騎士的行為準則就是在這時形成的。
  而亞瑟在年輕時選王而拔出的石中劍在與KingPellinore決斗時因違反騎士精神的戰斗后斷裂,失去了圣劍的亞瑟王非?;诤?。于是大魔法師梅林指引他來到了圣湖旁。
  亞瑟從湖之仙女那里得到被稱為“王者之劍“的圣劍Excalibur,此劍在是精靈在阿瓦隆所打造,劍鍔由黃金所鑄、劍柄上鑲有寶石,并因其鋒刃削鐵如泥,故湖夫人以“Excalibur”(即古凱爾特語中“斷鋼”之意)命名之。
  之后,亞瑟王就娶了蘇格蘭的格尼薇兒為王后,作為嫁妝,王后的父親送給亞瑟王那張著名的圓桌,因為亞瑟在這個圓桌上和追隨自己的十二位騎士商談國事,所以十二位騎士又被稱為圓桌騎士。
  這個時期,是亞瑟王朝最為輝煌的時刻,然后,跟父親尤瑟王一樣,亞瑟王也有私生子。比父親更大膽的是,他偷情對象竟然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摩根。亞瑟王和這個孩子既是叔侄也是父子,這個私生子就是后來叛亂并使王國最終走向滅亡的莫德雷德。
  時間推移,亞瑟王的領土在不斷擴大。傳說,他統治了法蘭西,隨後最終擊潰日漸衰落的羅馬帝國,在羅馬大圣堂接受主教的加冕,這是亞瑟王傳奇生涯中最輝煌的一段日子。之后,亞瑟王的興趣開始轉移到尋找傳說中的寶藏上。他手下的騎士們或出于受命或出于自愿,相繼離開都城卡梅洛去尋找傳說中的圣杯,這些人大都有去無回。就這樣,圓桌上的騎士越來越少,強大的帝國開始走下坡路這時,圓桌騎士,同時也是亞瑟王的第一位騎士——蘭斯洛特爵士與王后格尼薇兒的私情被曝光。傳說蘭斯洛特還是嬰兒時由于父親過世而被棄置湖邊,被湖中的仙女養大,因而也被稱為“湖上騎士”他行俠仗義、個性溫柔體貼、善於與女性相處,不僅在亞瑟王的圓桌上很受支持,在整個王國內都有很好的口碑。所以他也被稱為亞瑟王的第一騎士。亞瑟王對蘭斯洛特信賴有加,任命他為王后桂妮維亞的守護騎士。
  所以得知蘭斯洛特與桂妮維亞有私情后亞瑟王非常憤怒。然而蘭斯洛特與桂妮維亞是私情而非通奸,也就是單純的兩人互相吸引互相欽慕的“柏拉圖式”精神戀愛,并不涉及肉體欲望。根據當時的基督教道德標準,男性不得對愛人的“精神外遇”懷有嫉妒之心。因此亞瑟王沒有辦法公開殺死蘭斯洛特,否則就會受到輿論譴責。
  于是當這兩人在森林里幽會的時候亞瑟王派出十二名騎士前去暗殺,卻被蘭斯洛特盡數殺死。蘭斯洛特逃脫,桂妮維亞則被亞瑟王處以火刑。然而對王后一往情深的蘭斯洛特與戰友強襲處刑場,硬生生劫走桂妮維亞,兩人渡海逃往法蘭西。
  雖然其后經過教皇的調解,迫于騎士的榮譽,蘭斯洛特交還了格尼薇兒,但故事并未到此結束。另一位著名的圓桌騎士,亞瑟王的外甥高文,他的兄弟在阻止蘭斯洛特劫走桂妮維亞時被蘭斯洛特所殺。亞瑟王本來就對王后被拐的恥辱耿耿于懷,加之高文慫恿,終于決定親征法蘭西。
  就是這次征討蘭斯洛特給了莫德雷德篡位的良機。親征法蘭西的亞瑟王留下高文和侄子莫德雷德管理王國。莫德雷德意識到這是千載難逢的良機,他從Wallingford的武器庫里偷走了名劍Clarento并發動叛亂,在全城散播謠言說國王已戰死的謠言,并欲強娶格尼薇兒。亞瑟王聞訊后,急忙趕回不列顛,在雙方進行對策和談時,有一條蛇悄悄爬到了一位騎士身上,那騎士拔劍欲把蛇給斬斷,于是印證著一場血腥的戰爭隨之爆發。
  在卡姆蘭(又譯劍欄)戰役中,雙方軍隊血流成河兩敗俱傷。
  亞瑟王最終用圣劍Excalibur殺死了莫德雷德,而自己也受到莫德雷德的致命一擊,身邊只剩下一名騎士貝狄威爾。
  亞瑟要求貝狄威爾將Excalibur投入湖中,貝狄威爾知道舍棄王者之劍即表示王將逝去;他兩次去到湖邊都未能下定決心,回去向亞瑟王謊稱劍已丟入湖中。但都因未能正確描述劍被湖中妖女收回的景象而被亞瑟識破。第三次貝狄威爾終于狠下心來將王者之劍投向湖心,這時湖中伸出女人的手接住了劍柄,隨后沉入湖中。聽完貝狄威爾回報所見后,亞瑟與世長辭。他的墓志銘為:“HicjacetArthurusRexquondamRexquefuturus(永恒之王亞瑟長眠此處)而傳說中,瀕死的亞瑟王被三位神秘的仙女用船載向Avalon(阿瓦隆),傳說他最終葬在那裏,而人民都相信亞瑟王并未死去,他會再度回來拯救世人。
  因為格尼薇兒從嫁給亞瑟王開始,容貌就一直沒有改變,加上正是因為格尼薇兒和蘭斯洛特的事情,才會引起亞瑟王的憤怒,并最終讓傳奇國度亞瑟王朝覆滅。所以期盼亞瑟王的人們,將魔女之名冠于格尼薇兒頭上。
  被所有國民詛咒的魔女格尼薇兒,孤身一人在圣湖邊建立了一所修道院,成為了一個修女。
  在歷史的長河中,魯魯修和CC透過阿賴耶識的記憶,看到了看到了CODE的最初起源。格尼薇兒,就是收養了戰爭中的孤兒CC,最后將CODE印記交給她的修女。
  湖中仙女,就是格尼薇兒自己,她送給亞瑟王的,并不是傳說之劍Excalibur,而是CODE賦予的人類之王,GEASS的力量。
  至于所謂的阿瓦隆,王者的沉眠之地,永遠的理想鄉,根本就是人類的的最終歸宿,C世界。
  魯魯修和CC猜測,格尼薇兒,應該是發現了一處亞特蘭蒂斯人的神殿,并且意外的得到了守門人的傳承,獲得了CODE印記的力量。
  不列顛的歷史,在數千年,就已經和CODE有了不解之緣。而VV,應該也是同樣,從某種古老的途徑得知了神殿的存在,然后和千年前的格尼薇兒一樣,得到了守門人的傳承,獲得了CODE印記。
  十二座神殿,總共有十二個CODE印記。但是,魯魯修的,是第十三個,在C世界的時候,魯魯修通過人類之王的力量,解脫了被封印在C世界中的人類意識共同體,從而得到了阿賴耶識的認可,得到了CODE印記。
  到這里,以魯魯修和CC的智商,已經足以猜到后面發生的事情了,阿賴耶識在C世界中消散,蓋亞再次回歸,并且發動了對人類的毀滅行動。因為曾經背負了全世界人類的詛咒的魔王,但是其實卻是暗中拯救了世界的救世主的魯魯修,已經獲得了CODE的印記,成為了人類之王的存在。所以,在人類滅亡后,那些得知了真相的人類意識們,再次匯聚在十二座神殿,結合了亞特蘭蒂斯人和現代人類所有的意識和靈魂的力量,阿賴耶,再次重生了。
  并且指引著魯魯修尋找出了人類滅亡的真相,以及埋葬在時間長河中的歷史。
  他們不甘心死亡,不甘心消失在這個世界。他們,想要再次得到魯魯修的拯救。因為,他是他們的王,所有人類共同的王。
  魯魯修和CC,是擁有CODE印記,被阿賴耶認可的王和后。除非阿賴耶徹底消失,不然,人類之王和王后,他們永遠都不會死亡。而且,被所有人類信仰的王和后,他們的力量,比曾經的亞特蘭蒂斯的十二位守門人,還要強大。
  因為,自從人類誕生以來,所有生命的意識,全部都凝聚在這里。他們是王的子民,他們的精神,他們的靈魂,都是屬于王的所有物。在無數意識的期盼下,王,是無所不能的。魯魯修和CC的力量,其實正是無數意識信仰的具象化。
  而那些呼喚,其實是無數生命最后不屈的信念,在乞求著王再一次拯救他們,改變人類滅亡的歷史。
  這里,曾經是亞特蘭蒂斯文明最后的神殿,他們還沒有完成的,最后唯一可以改變他們命運的“武器”而此時,卻成了魯魯修挽救人類,改變歷史的唯一希望。
  集合了亞特蘭蒂斯人和現代人所有信仰和靈魂,即使沒有意識,阿賴耶也足以和蓋亞對抗,可惜,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魯魯修和CC,他們之間,根本無法生育。所以,現在,該做的事情只有一個。
  那就是,利用聚聚了所有人類的力量的阿賴耶,打破時空,回到人類沒有滅亡之前,改變歷史,避免末日戰爭的爆發。
  從踏入這個神殿開始,魯魯修和CC就知道了。
  因為這是集合了所有人類的意識,想出的,唯一能夠拯救人類的方法。也是曾經,亞特蘭蒂斯人,沒有完成的事業。
  以此時阿賴耶足以對抗蓋亞意識的力量,加上魯魯修和CC兩人的CODE以及散布在世界各地還沒有聚集過來的那些人類最后的意念,打破時空法則,將一份記憶或者意識,傳到過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許只是一個靈魂,一個意識,甚至一段話,一個字。但是,卻足以撥動過去的歷史,在蝴蝶效應的作用下,改變人類滅亡的結局。
  就像當初,如果魯魯修知道自己放棄統治世界,反而會讓人類滅亡一樣,他是絕不會自編自導那場魔王隕落的鬧劇。
  滿臉自嘲的魯魯修,站在了神殿的大門前,那座荒廢了數萬年的祭壇上。沉寂了數萬年的所在,今天終于引來了變化。
  “魯魯修,你決定了嗎?就是你回到過去,也見失去自己的記憶,只會保留最原始的意識!歷史即使發生變化,也未必會朝我們希望的方向改變!但是你我,將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
  “當然了,CC,我們之所以站在這里,不就是為了改變歷史嗎!做了,未必會改變,但是不做,卻一定不會改變!”
  魯魯修撩起CC一縷發絲,輕輕的摩挲著自己的臉龐,堅定的回道。
  “消失和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終結,只是變化的一種!而現在,我需要這種變化,CC,讓我們,在過去相會吧!”
  “我知道了!”
  從魯魯修的眼睛里,CC看到到是一片堅定,這個時候,她已經知道魯魯修的決心了。既然王要做,作為后,也將義無反顧的支持。
  但是再次之前,CC將會送給王最后一個忠告,同時,也是最后可能,讓變化朝著他們有利的方向前進的話。
  “魯魯修,去吧,去挽回曾經的悲劇,成為真正的世界主宰,人類之王!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所有的欲望,所有的渴求,所有的期待,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希望,去追求,去占有,去侵犯,去掠奪!”
  CC雙手捧著魯魯修的臉,將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吾王!”
  如果魯魯修擁有占有一切,掠奪一切的野心,那么,曾經的悲劇,根本就不會發生。因為,作為人類之王的魯魯修,絕不會讓自己的仆人,被蓋亞毀滅。
  成為魔王,背負蓋亞對全人類的詛咒,將是他唯一能夠拯救人類的方法。
  耀眼的光芒,從整個神殿的核心散發出來,無數的靈魂,無數的意識,從四面八方,這顆已經死去的星球的各個角落,飛了出來,朝著同一個地方,匯聚在一起,凝聚在魯魯修的正上方。
  一顆深邃的空洞,正在形成。
  “魯魯修,一定要成功??!”
  CC的唇邊留下這最后一句話,在所有的光芒全部消失后,也化作了一個虛影,慢慢的和魯魯修融合在了一起。
  “我一定會成功的,CC!”
  魯魯修感受著嘴唇上還沒有消失的溫度,看著已經空無一物的雙手,眼睛深處,換上了一片堅定。
  CC!娜娜莉!卡蓮!尤菲!夏莉  
  我回來了!
  抬起頭,魯魯修仰望著上方那顆聚合了地球所有人類的意識打開的時空隧道,身體也逐漸化成了一陣光點,然后被隧道中心的那個漩渦,吸了進去。
  皇歷2000年12月5日,隨著神圣布尼塔尼亞帝國白羊宮傳出的一聲嬰兒的哭聲,皇妃瑪麗安娜·VI·布里塔尼亞誕下了帝國皇帝的第十三個兒子,賜名為——魯魯修·VI·布里塔尼亞!

[email protected]
google广告 赚钱